股市头条网

关键词不能为空

位置:股市头条网 > 配资服务 > 任泽平-经济的第二个底部可能在2019年中期

任泽平-经济的第二个底部可能在2019年中期

作者:股市头条网
来源:http://www.93205.net
日期:2020-09-14 18:35
阅读:

  

任泽平-经济的第二个底部可能在2019年中期

  

任泽平:经济的第二个底部可能在2019年中期是由编辑小助手整理编辑,内容涵盖第二次,年年,触底,经济,任泽平任泽平,第二次触底等;主要讲解的内容是11月13日,恒大集团首席经济学家兼恒大经济研究院院长任泽平在“《财经》年会2019:预测与战略”上表示。的相关信息,具体详情请继续阅读下文。

 

  

  

任泽平:经济第二次触底可能会在2019年年中

 

  11月13日,恒大集团首席经济学家、恒大经济研究院院长任泽平在“2019年金融经济年会:预测与策略”上发表讲话。

  “我们应该充分估计当前经济和金融形势的严重性。经济L型的底部将穿过两个底部,从2018年下半年到2019年下半年将第二次触底。第二个底部可能在2019年年中。”11月13日,恒大集团首席经济学家、恒大经济研究院院长任泽平在“2019年金融经济年会:预测与策略”上发表讲话。

  恒大集团首席经济学家、恒大经济研究院院长任泽平。

  是什么导致了目前的局面?任泽平认为原因是政策和形势的叠加。“在外部,中美之间爆发了贸易战;在内部,有财政整顿、金融去杠杆化、环境保护和产能削减。这些事情对吗?它们都不错,但当它们叠加在一起时,健康的企业将无法应对所有压力。”。

  对于今后的改革,任泽平提出了几点建议?。

  首先,最重要的是改革开放,尤其是开放和自信。现在有很多领域要开放,所以不要认为中国的开放是成功的。例如,在制造业,国有企业的比例仅占10%,而外资和民营企业的比例分别占80%和90%。中国的制造业在全球竞争非常激烈。为什么?从开放。但是我们的服务业,包括金融业,主要是国有的。

  第二,宏观调控不应摇摆不定。

  从配方到传播,再到效果,都有一个过程。如果我们想让政策立即生效,我们必须太强大。因此,我们应该有一段时间与企业进行互动和适应,进行宏观政策调控,不要摇摆不定。

  第三,财政政策应该做出积极贡献。我们不能人为地反对宏观调控和供给面改革,也不能盲目地提高人民的赤字率,大规模地减税而不受3%的约束。目前,中国仍有巨大的投资潜力,不仅在基础设施领域,而且在高科技领域。开放会带来投资潜力,减税也会带来投资潜力,鼓励企业家的信心也会带来投资潜力。

  第四,在货币金融政策方面,金融去杠杆化在过去取得了一些成绩,今后应该转向稳定杠杆化。更重要的是,我们应该区分好杠杆和坏杠杆。我们不应该对银行表外和表内业务采取一刀切的做法,鼓励那些真正能够满足中小民营企业融资需求的业务。

  第五,未来改革的方法论可以考虑“顶层设计+渐进、渐进和试点”。

  以下是一份发言记录。

  任泽平:女士们,先生们,由于时间限制,我将开门见山。今天,我要向大家报告两个观点:第一,我对当前形势的看法。第二,提个建议。我们的会议非常好,也非常接近当前的主题。今天,我们的客人也有不同。例如,高主席不建议增加赤字,首席经济学家姚建议打破3%的教条。我们现在应该如何看待未来的形势和政策?2015年,我们提出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判断,那就是中国经济可能相当接近底部,我们提出了一个L型的经济判断。2017年,我们提出了一个新的周期,而今年,我们提出了金融周期的衰退。

  经济L型底部将穿过两个底部,从2018年下半年到2019年下半年将第二次触底,第二个底部可能在2019年中期。当前的经济形势如何?让我告诉你一些数据,这样你就能感受到当前形势的冷暖。首先是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我们第三季度的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为6.5%,是2009年第一季度以来的最低水平。在过去十年中,只有两个季度的国内生产总值低于6.5%,这是2008年第四季度和2009年第一季度。原因并不复杂,因为受到了国际金融危机的影响。从那以后,我们从未跌破6.5%,这是第一次。

  第二,外部环境。前一段时间,一些学校的教授用一个非常微妙的模型来计算我们目前的出口,说中美贸易站对我们影响不大。事实上,10月份,我们的制造业新出口订单为46.8%,是33个月来的最低水平。更重要的是,前段时间,我们抢了出口,透支了需求。我认为出口形势相当严峻。加上贸易战,恐怕我们应该做长期的准备。正如基辛格访华时所说,恐怕我们应该重新定义中美关系。今年我们误判了很多情况,包括中美贸易摩擦。有些人认为中美关系不是好就是坏。事实上,情况越来越糟。明年1月1日,2000亿美元的商品关税将从10%提高到25%。如果双方在此之前未能达成共识。所谓“三驾马车”,即中国经济的宏观形势,一点也不复杂,所以我们应该充分估计当前经济和金融形势的严重性,因为从方法论的角度来看,只有充分估计了问题的严重性,我们才能有充分的准备。你害怕的是你在那里沾沾自喜,以至于当事情发生时你不知道如何处理。

  9月份,我们的M2增长率降至8.3%,这是过去20年来的最低水平。今年1-9月,我国社会融资规模和金融机构对实体经济的融资总量为15.4万亿元,比去年净减少2.3万亿元。为什么白先生刚才说投资下降到5.4%?通过历史比较,我们发现从1月到9月,这一比率降至6.4%,是亚洲金融风暴以来的最低水平。

  这就是目前的情况。为什么会造成现在的局面?有几个原因:首先,一些政策,包括一些情况,有重叠。每个参与宏观形势的人都知道,我们什么都不怕,我们最害怕的是一切都会走到一起。对外,中美贸易战,任泽平-经济的第二个底部可能在2019年中期对内,财政整合,金融去杠杆化,环境保护和产能削减,这些都是对的吗?他们都很好,但是他们都堆积在一起,即使一个健康的企业也无法应对所有的压力。此外,近年来,我们的政策波动太大。当它们太紧时,它们有点太紧;当它们太松时,它们有点太松。一个好的经济环境必须是一个春风。

  我想提几个建议:第一,说1000和10000,最重要的是改革开放,特别是要增加开放和自信。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我们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和奇迹。然而,自2000年加入世贸组织以来,我们应该客观地承认,我们在开放的过程中有点守旧。20世纪80年代,我们建立了开放的试点城市和沿海城市。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后,我们都进行了大规模的开放。自2000年以来,它们基本上是零碎的。到底是什么?我们现在有很多领域需要开放,所以不要认为中国的开放是成功的。我认为这是一个误判。例如,在制造业,国有企业的比例仅占10%,而外资和民营企业的比例分别占80%和90%。中国的制造业在全球竞争非常激烈。为什么?从开放。但是我们的服务业,包括金融业,主要是国有的。中国基本要素成本过高的原因与开放不足导致的竞争不足有关。我们应该开放和自信。我们必须注意,中国、德国、日本和韩国自然受益于全球化、市场一体化和贸易全球化。

  第二,宏观调控不应摇摆不定。事实上,逻辑并不复杂,因为从制定到传播再到有效性都有一个过程。如果你想让政策立即生效,你必须太强硬。美联储从引导预期到最终加息需要很长时间,所以我们应该与企业有一个宏观调控政策的互动和适应期,不要摇摆太多。

  第三,财政政策应该做出积极贡献。为什么?现在对财政政策有几个误解:首先,宏观调控和供给方改革被人为地对立起来。改革负责长期经济增长,而宏观调控负责短期经济周期波动。我们为什么要反对它?每个人都管理不同的事情。长期改革也需要稳定的宏观环境。如果未来稳定的宏观环境越来越差,我们如何进行改革?第二,提高人民的赤字率,大规模减税,不要受3%的限制。现在从事金融的人需要澄清一个问题,是平衡金融还是功能金融。当经济不景气时,政府不得不保持自己的财政平衡,让企业生存。没有必要等到经济好转后再减税。相反,当经济处于不景气状态时,我们会扩大赤字和减税,这是财政平抑经济周期波动的功能。第三,中国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现在还不到美国的1/6,为什么我们没有投资潜力?基础设施不仅具有大规模的投资潜力,而且在高科技领域也有数百亿美元的投资,可以由我们自己或企业通过减税进行投资。我们的投资潜力很大,不是因为我们没有潜力,而是因为有些同志没有想法。开放也会带来投资潜力,减税也会带来投资潜力,而鼓励企业家的信心也会带来投资潜力。

  第四,我对货币和金融政策的建议非常简单。客观地说,在过去,金融去杠杆化已经取得了一些成绩,未来我们应该转向稳定杠杆化。更重要的是,我们需要区分好杠杆和坏杠杆。表外银行业务,包括影子银行业务,大量满足了中小企业和私营企业的融资需求。如果中小企业和私营企业可以从银行获得贷款,为什么它们要脱离资产负债表?我们不能一刀切。包括影子银行在内的银行表外渠道确实存在资金投机,这确实需要打击。但其中有些符合中小民营企业的融资需求,因此我们需要对它们进行区分。现在政策开始转向这个方向。

  最后一个建议是我们过去强调顶层设计,这是对的,因为我们搞改革开放已经40年了,大方向、市场化、更加开放的经济体制是我们的战略,这一点已经很清楚了。然而,在过去的40年里,我们不应该在改革开放的方法论上失去很多传统智慧。我认为关键是六个字:渐进、渐进和试点。因为它符合人类的认识论,我们不是神,我们都需要在摸索的过程中找出什么是正确的解决方法。因此,未来改革的方法论可以考虑顶层设计+渐进、渐进和试点。

  女士们,先生们,以开放的心态,一切都可以实现,自满是没有用的。我不认为中美贸易摩擦对我们来说一定是件坏事。让我们清醒地认识到,中国的改革开放、经济发展和社会发展仍然存在巨大差距,这意味着巨大的潜力。我们相信,经过改革和转型,中国的经济前景将更加光明。谢谢你!

  免责声明:本文转载的文章为股票配资网络。如果您有版权问题,请联系bd@chinaipo.com。

  #任泽平,第二次触底#第二次,年年,触底,经济,任泽平#

  以上就是有关“任泽平:经济第二次触底可能会在2019年年中”的全部相关信息了,文章阅读到这里的小伙伴们应该都清楚了小编所讲的含义了吧,更多关于任泽平,第二次触底和第二次,年年,触底,经济,任泽平等的精彩内容欢迎按(Ctrl+D)订阅收藏本站!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股市头条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93205.net/2826.html

任泽平-经济的第二个底部可能在2019年中期的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