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头条网

关键词不能为空

位置:股市头条网 > 期货配资 > 残星文化对创业板IPO的增长持怀疑态度-被吃掉8年的“中国好声音”难以阻挡利

残星文化对创业板IPO的增长持怀疑态度-被吃掉8年的“中国好声音”难以阻挡利

作者:股市头条网
来源:http://www.93205.net
日期:2020-09-21 06:44
阅读:

  

残星文化对创业板IPO的增长持怀疑态度-被吃掉8年的“中国好声音”难以阻挡利润下滑,同时还背负着16亿英镑的巨额商誉,并受到跨境收债的影响

  

残星文化对创业板IPO的增长持怀疑态度:被吃掉8年的“中国好声音”难以阻挡利润下滑,同时还背负着16亿英镑的巨额商誉,并受到跨境收债的影响是由股票配资小助手整理编辑,内容涵盖追债,存疑,商誉,颓势,中国,巨额,下滑,背负,跨国,盈利灿星文化,创业板IPO,A股上市,中国好声音,阿里创投等;主要讲解的内容是灿星文化再冲创业板IPO成长性存疑:吃了8年的《中国好声音》难挡盈利下滑颓势,还背负16亿巨额商誉、遭跨国追债等。证监会质疑:未来业绩是否可能继续下滑乃至亏损​?的相关信息,具体详情请继续阅读下文。

 

  

  

灿星文化再冲创业板IPO成长性存疑:吃了8年的《中国好声音》难挡盈利下滑颓势,还背负16亿巨额商誉、遭跨国追债等

 

  残星文化再次对创业板IPO的增长提出质疑:在吃了8年好声音之后,利润下滑难以遏制,还背负了16亿的巨额商誉,并受到跨国讨债等问题的困扰。中国证监会质疑:未来业绩有可能继续下滑甚至亏损吗?

  一年半之后,《中国之声》等王牌综艺节目的制作人残星文化重整旗鼓,再次向创业板上市冲刺。

  5月12日,股票配资网获悉,中国证监会显示,上海残星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残星文化”)再次提交了创业板首次公开发行(IPO)招股说明书。

  这是自2018年12月以来,残星文化第二次提交创业板招股说明书。这一次,公司还预计筹集15亿元来补充综艺节目制作的营运资金项目。

  [公司简介:中国好声音等综艺节目制作人]。

  根据招股说明书,残星文化专注于综艺内容的制作和产业链的开发与运营,是中国为数不多的有能力经营超大型综艺节目并持续推出优秀节目的专业制作公司之一。目前,该公司将其业务扩展至音乐制作许可和其他衍生产品,以挖掘其商业价值。

  在报告期内,公司制作了24个综艺节目、23个季节性综艺节目和1个每周综艺节目。截至报告期末,该公司可授权约4,700个音频库,其中包括2,700多个授权的节目音乐作品。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之日,公司已签约162位艺术家,其中大部分是新生代著名艺术家,如吴莫愁、戴蒙德和查理。

  本公司的实际控制人由田明、雷锦、徐向东和中国文化天津共同控制。田明、雷锦和徐向东是公司的核心管理层,中国文化天津是中国文化产业投资的执行合伙人,中国文化产业投资是一家从事股权投资管理业务的基金。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2018年灿兴文化首次提交招股说明书之前,包括阿里风险投资(Ali Venture Capital)在内的10家投资公司“突然”入股。根据招股说明书,杭州阿里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于2018年6月持股相当,增持股份449.99万股,每股44.44元;2017年,汉富资本及此前投资股票的其他投资机构的增资价格高达55.56元/股。

  图片来源:残星文化2020年5月的最新招股书!

  对此,中国证监会在2020年4月的反馈文件中提出质疑,并要求残星文化:参照同行业上市公司PE和发行人的发展阶段,补充2018年相关股东股价差异较大的原因和合理性,如增资价格和外部股权转让价格,并说明相关定价依据和投资倍数是否符合业务逻辑,是否存在利益转移。

  [利润大幅下降,业绩大幅波动,增长令人怀疑]?。

  根据财务数据,2017年至2019年,残星文化经营收入分别为20.58亿元、16.53亿元和17.33亿元,同期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4.52亿元、4.53亿元和3.45亿元。可见,报告期内,残星文化2018年收入大幅下降近4亿元;尽管收入在2019年恢复增长,但其2019年的利润没有上升,而是下降了。当2019年收入增加约1亿元时,其给母亲的净利润下降了近1亿元。2017年至2019年,残星文化经营活动产生的净现金流量波动较大,报告期内分别为8.48亿元、1.88亿元和3.84亿元。

  图片来源:残星文化2020年5月的最新招股书。

  残星文化承认,视频网站的节目授权量有所下降,网络综艺投资规模尚未达到2019年台湾的综合水平!

  2019年综合毛利率同比下降,这是2019年净利润同比下降的主要原因。

  对此,中国证监会2020年4月30日发布的反馈文件要求残星文化:公司所处行业的经营环境(如宏观经济、行业政策、竞争态势、经营模式等因素)是否已经或将要发生重大变化,是否会对公司的持续盈利能力产生重大不利影响,未来业绩是否会继续下滑甚至亏损?

  此外,截至各报告期末,公司总资产分别为369,647.5万元、389,373.13万元和448,673.43万元,净资产为!

  2,332,193,900元,3,142,437,800元和371,417.02元!

  一万元。公司的资产负债率从2017年的36.91%急剧下降到2018年的19.29%和2019年的17.22%。

  残星文化表示,公司关注综艺节目市场的变化,并采取了部署互联网综艺节目战略等措施。但是,如果外部环境发生重大不利变化,或者公司未来无法继续保持在节目研发、制作标准、营销渠道、版权积累等方面的领先地位,不能适应新媒体时代的快速发展做出合理的战略布局,公司将面临成长不足的风险。

  根据残星文化的招股说明书,自2020年1月COVID-19爆发肺炎以来,公司2020年主要项目的选海和规划进度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但公司仍在逐步推进项目进度。因此,疫情持续了很长时间,公司无法评估疫情的爆发。

  2020年财务状况和经营成果的固定影响。

  [应收账款占近60%,乐视、金蝎等相关资金成为坏账]?。

  招股说明书显示,2017年末、2018年末和2019年末,残星文化年末应收账款占比较高,其应收账款净额分别为706,879,000元、881,064,700元和1,035,608,800元,占流动资产。该比例分别为63.28%、67.18%和58.12%。

  残星文化承认,如果部分客户出现信用状况恶化、现金流紧张、资金支付困难等不利情况,仍会给公司带来坏账风险,对公司的现金流和资金周转产生不利影响。

  报告期内,公司按照坏账计提政策,对乐视、巴士在线、锦资子、深圳广播电影电视集团的应收账款分别计提或按账龄计提坏账准备。截至招股说明书发布日,坏账准备总额为人民币122,160,800元。

  招股说明书显示,残星文化2019年的坏账损失为人民币56,573,200元,其原因是应收账款余额增加。另一方面,该公司的基金,如金桑子是2-3岁,坏账准备增加。客车技术项目计提的坏账比例增加。其他应收款坏账损失的增加主要是由于办公楼租赁保证金和预付的浙江卫视往来账款已经达到三年以上,上述基金实际发生坏账的可能性相对较低。

  值得一提的是,招股说明书显示,报告期内残星文化员工数量大幅下降,公司及子公司的注册员工数量从2017年开始?。

  年底时,611人减少到2018年底的550人和2019年的490人,在报告所述期间,流动率徘徊在26%左右。残星文化解释称,报告期内,公司员工数量逐渐减少,主要是由于公司年轻员工自然外流,公司没有同时进行大规模招聘和裁员。

  另据了解,自2018年8月以来,为适应经济形势的变化,包括公司实际控制人田明、雷锦、徐向东在内,共有12名公司董事级以上人员下调了自己的工资水平,幅度从30%到50%不等,其中12人的月工资总额从115.5万元/月降至75.4万元/月。相反,发行人仍保证员工薪酬水平相对稳定,年终绩效奖金根据其各自的绩效完成情况发放,不存在通过降低员工薪酬来调整利润的情况。

  [大额商誉的减值风险]。

  招股说明书显示,2017年末、2018年末和2019年末,残星文化的流动资产分别占总资产的30.22%、33.68%和39.72%。公司的非流动资产占比相对较高,主要是由于以业务整合为目的的并购所形成的商誉。2018年末,公司流动资产占比33.68%,较去年年末略有增加,主要是由于公司应收账款和存货增加。2019年末,货币资金和应收账款的增长带动了流动资产的增长。

  截至2019年末,公司合并报表中商誉的账面价值为1,635,519,600元,主要是由于并购的呼声很高,需要在未来年末进行减值测试。孟想强音的主要业务包括音乐制作和授权、衍生产品开发和运营、表演活动、艺术家纪律以及其他基于节目的衍生产品运营,盈利能力强。

  根据招股说明书,孟想强音成立于2012年12月6日,主要从事音乐制作与授权、衍生产品开发与运营、演出活动及艺人纪律业务,并与灿星有限公司保持着良好的业务合作关系。灿兴有限公司收购孟想强音。

  100%股权的原因是整合业务资源,避免潜在的横向竞争,减少关联交易,将音乐制作授权、与节目相关的艺术家学科等衍生业务纳入整合范围,进一步挖掘内容的衍生价值。灿兴有限公司于2016年3月收购孟想强音。

  残星文化认为,被收购企业目前的经营状况符合预期,但如果未来宏观经济、市场环境和监管政策发生重大变化,将影响发行人的经营,或者其他参数的变化将影响商誉的可收回金额,公司将存在商誉减值的风险。商誉的减值将直接影响公司的经营业绩,降低公司的当期利润。

  [依靠王牌项目,如“中国好声音”]。

  需要指出的是,残星文化承认其擅长制作歌唱综艺节目,而《中国好声音》等系列作品作为公司的王牌节目,具有很强的商业价值,为公司的收入和利润做出了重要贡献。2017年、2018年和2019年,《中国好声音》等节目的制作收入分别占总收入的32.33%、32.96%和26.67%。

  从上述收入比例来看,“中国好声音”等系列节目对公司主营业务收入贡献很大。虽然该公司也有优秀的系列节目,如“蒙面歌手将猜测”,并已相继开发“这!这是一个新的综合综艺节目,如街舞。然而,残星文化承认,像“中国之声”这样的系列节目仍然占公司当前收入的很大一部分。如果未来监管政策、市场环境等外部环境发生变化,该系列节目将无法正常制作和播出,公司也不会制作新的节目来替代其收入水平,这可能导致公司经营业绩下降。

  残星文化指出,该公司拥有相对强大的品牌储备的“综合N代”计划。由于上一季的节目已经完成了完整的开发和制作过程,并通过了市场测试,后续的不确定性很低。此外,无需样品即可进行投资和完成平台登陆,不存在库存风险。然而,如果只制作“综合N代”节目,公司节目的生命力将会逐渐丧失。“公司将继续开发全新的综艺节目品牌,承担新节目品牌难以吸引投资、存在库存风险、后期难以打造、难以预测市场接受度的风险。”。

  [王牌项目欠款被跨境起诉?】。

  根据招股说明书,除了音乐版权问题,灿星文化在首次提交招股说明书时也因跨境配资被起诉。

  据配资网介绍,2015年,残星文化推出了《无限挑战》和《蒙面歌王》两个节目,先后制作了《大挑战》、《我们的挑战》、《蒙面歌王》和《蒙面歌王猜想》六个综艺节目,并在更名后播出。根据合同协议,残星文化应向MBC支付模型费和项目收益分成。据MBC知情人士透露,残星文化的六个项目没有按照合同规定支付全部费用。根据程序版权计算,相关费用加上违约金和滞纳金可能达到数亿元。

  MBC说,在《蒙面宋王》结束后,残星拒绝支付合同规定的收入。2019年1月,MBC向北京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MBC已就康星违反《大挑战》合同一事对其提起诉讼。该诉讼仍在审理中。

  此外,在报告期内,残星文化诉唐德影视商标侵权和不正当竞争纠纷,主要涉及在宣传、推广、海上选举、广告投资、节目制作或播出歌唱比赛选秀节目中使用“好声音”、“中国之声”节目名称和商标标识的纠纷。

  中国证监会要求残星文化解释“中国之声”项目是否存在依赖单个项目的风险,如果随后在项目名称和商标标识上出现争议,是否会对公司的可持续盈利能力产生重大不利影响,如果是,则补充风险警示。

  招股说明书显示,报告期内,残星文化因使用第三方知识产权发生纠纷或因侵犯他人知识产权被起诉的案件有15起。残星文化表示,在公司已审结的知识产权侵权案件中,有一起案件的发行人被判共同赔偿经济损失2万元,分别赔偿经济损失4万元和合理费用5.65万元,并承担1.8万元范围内的连带赔偿责任;在4起案件中,发行人分别被判赔偿原告经济损失13万元、6万元、6万元和10万元。“综上所述,在本报告所述期间,很少有公司因涉嫌侵犯知识产权而被第三方起诉的案例,涉案金额也很小。”?。

  电视综艺正在走下坡路,它能赶上网络合成的趋势吗?】。

  残星文化承认,随着新媒体和其他新兴文化传播方式的兴起和快速渗透,观众对视频文化资源的需求和观看习惯可能会发生变化,未来综艺节目的需求有被其他视频文化资源取代的风险,导致公司经营状况和盈利能力下降。

  根据腾讯娱乐白皮书,从2017年到2019年,分别有106个电视综艺节目、93个电视综艺节目和79个电视综艺节目,而且这个数字还在继续下降,2019年下降了15.05%。在台湾综合发展面临压力的同时,网络综艺节目的数量在报告期内继续领先于台湾综合。从2017年到2019年,网络综艺节目的数量分别为113、124和105个,分别比台湾综艺多7、31和26个。网络综艺节目始于2015年,已经完成了从赶超台湾综艺到超越台湾综艺的转变,这不仅促进了综艺节目市场的繁荣,也抢走了台湾综艺节目的市场份额。卫星电视是残星文化传统的合作对象,也是主要节目的传播基地。台湾综合市场份额的下降对公司业绩产生了一定的影响。

  在报告期内,残星文化发布了“这!这是一个综合性的网络节目,如街舞。据残星文化介绍,公司已经开始与知名互联网平台合作制作网络综艺节目,并取得了一定的成功。然而,网络综艺节目的制作、发行和销售都有其独特性,与公司制作的流行电视综艺节目相比,盈利能力仍有一定差距。

  与此同时,电视广告收入急剧下降。据股票配资网统计,2018年全国电视广告收入为958.86亿元,同比下降0.98%,连续五年呈下降趋势。与2013年的高点相比,下降了160.4亿元,降幅为14.33%。另一方面,与2017年相比,2018年的下降幅度不到1%,而且下降幅度有所下降。残星文化承认,公司的电视综艺收入仍占很高比例,其经营业绩可能受到电视广告收入持续下降的因素影响。

  需要指出的是,中国证监会2020年4月发布的反馈文件要求残星文化结合上海文化广播影视集团有限公司与大二之间的关系,说明大二是否与公司及其关联方有任何关系。或其他利益安排;报告期内,公司是否为购买评级、购买点击率、表扬等支付了费用。、是否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和行业监管政策,是否可能导致公司与合作平台、广告代理机构和广告主之间的纠纷或潜在纠纷。

  头像来源:图片蠕虫?。

  转载声明:本文是股票配资网的原创文章。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和作者,否则是侵权。

  风险警告:股票配资网络中提供的所有信息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所有投资操作信息不能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是有风险的,所以进入市场要小心!

  #灿星文化,创业板IPO,A股上市,中国好声音,阿里创投#追债,存疑,商誉,颓势,中国,巨额,下滑,背负,跨国,盈利#

  以上就是有关“灿星文化再冲创业板IPO成长性存疑:吃了8年的《中国好声音》难挡盈利下滑颓势,还背负16亿巨额商誉、遭跨国追债等”的全部相关信息了,文章阅读到这里的小伙伴们应该都清楚了小编所讲的含义了吧,更多关于灿星文化,创业板IPO,A股上市,中国好声音,阿里创投和追债,存疑,商誉,颓势,中国,巨额,下滑,背负,跨国,盈利等的精彩内容欢迎按(Ctrl+D)订阅收藏本站!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股市头条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93205.net/3754.html

残星文化对创业板IPO的增长持怀疑态度-被吃掉8年的“中国好声音”难以阻挡利的相关文章